阿賈克斯財經網>香港股市>股價大漲14%,低估的中國高速傳動(00658)駛上風電快速路
点差低至0.1点点差低至0.1点,市场上最低的手续费。
0.25秒执行交易平均0.25秒执行订单及每秒执行高达5,000订单
双重牌照监管澳洲ASIC监管及毛里求斯FSC监管
5級深度ECN流动性机构经纪商提供多达5级深度ECN流动性

股價大漲14%,低估的中國高速傳動(00658)駛上風電快速路

股價大漲14%,低估的中國高速傳動(00658)駛上風電快速路

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光伏和風電兩翼齊飛。近期,光伏板塊有所回落,風電板塊則趁勢而起,中國高速傳動(00658)漲超14%,金風科技漲超8%,上海電氣(02727)漲近6%。風電板塊大漲的背后,主要歸于估值相對便宜以及行業利好不斷。

風電行業持續成長動力足,海上風平價在即

對于風電,投資者總有不少偏見,認為其主要靠政策補貼,并未實現平價上網,并且近兩年風電均處于搶裝態勢,其成長性有待考量。但基于中電聯《2021 年上半年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中的預測,至年底我國并網風電將達到 330GW(2020 年底風電裝機量 282.53GW),全年風電新增裝機量接近 50GW, 預計全年同比下降30.9%,較 2019 年兩年復合增長 41.8%。

此外,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21 年上半年全國風電新增裝機量已達 10.84GW,同比增長71.5%,風電設備利用小時1212小時,同比提高88小時,風電發電量同比增長44.6%;風電累計裝機達到2.9億千瓦,同比增長34.7%。2021年上半年風電招標量達到32.92GW,已經逼近去年全年水平,數據大超預期。因此各大券商上調風電裝機預期,2021年一致預期上調至50GW,并且每年20%增長。再次印證,風電并非周期股,而是成長股。

另外,從宏觀層面來看,以能源結構轉型的角度來看,“30.60”雙碳背景之下,風電光伏為主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在我國能源結構中的占比預計將持續提高。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關于 2021 年風電、光伏發電開發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中明確指出,至2030 年風電光伏裝機總容量將達到 12 億千瓦以上(約合 1200GW)。

此外,2020 年 10 月北京風能大會中,400 余家風能企業聯合發布《北京風能 宣言》,保證“十四五”期間年均保證風電新增裝機 50GW 以上,2025 年后 年均新增風電裝機 60GW 以上,至 2030 年裝機總量達到 8 億千瓦(800GW)。再者,“五大四小”電力央企集團陸續提出“十四五”時期新能源裝機規劃。

綜合各大央企“十四五”規劃以及國家能源局的下發的通知來看,興業證券預計“十四五”期間我國風電有望保持年化60GW的裝機增量。

目前陸上風已經實現平價上網,但海上風尚未實現平價。今年底為海上風電國家補貼的最后時限,若在此時限前未完成并網,將不再享受0.85/0.80/0.75元/度的三檔補貼電價。因此,2021年實際為海上風電的搶裝之年,疊加風機招標價格的普遍下降與大型機組的逐步上裝,海上風電年內預計將提供較為可觀的裝機增量。依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21年上半年海上風電新增裝機量達2.13GW,同比增長102.0%,2020年全年新增海上風電裝機量3.07GW。

雖然2021年之后,中央財政對海上風電退補,但是,考慮到我國海上風電的廣闊發展空間,以及對沿海省份的經濟帶動、可再生能源消納責任等方面的積極因素,海上風電產業鏈仍然具有非常大的成長動力,部分省份的地方性補貼方案已經出臺。2021年6月11日,廣東省印發《促進海上風電有序開發和相關產業可持續發展的實施方案》,將對省管海域內2018年底前已完成核準、在2022年至2024年全容量并網的項目給予投資補貼,2022年、2023年、2024年全容量并網項目每千瓦分別補貼1500元、1000元、500元。海上風電在我國已進入平價前的最后發展階段,在政策扶持下海上風電的產業鏈加速成熟,即將進入平價大發展階段,隨著海上風電各個環節逐步完成降本目標,海上風電勢必蓬勃發展。

資料顯示,我國200公里以內,水深1000m以內水域的海上風電技術性開發潛力為2982GW,其中固定式1400GW、漂浮式1582GW。

半直驅技術推動下,齒輪箱成為核心零部件

從上述來看,風電行業會是未來一段時間內比較好的投資板塊,尤其是海上風。與陸上風電相比,海上風電運行環境更加惡劣復雜、運維難度更大,往往需要滿足抗臺風、抗腐蝕、輕量化、載荷優化等特殊要求,故對整機和零部件的可靠性要求明顯高于陸上。截止目前,海上風電大部分相關企業主要從事陸上風電業務,海上風電業務大多是陸上業務的移植和延伸;隨著我國風電增量裝機重心逐漸由陸上轉向海上,風電產業鏈企業的海上風電業務占比也逐年增高。總體而言,我國海上風電產業尚處于快速成長階段,市場格局尚未成熟。

由于海上風電運維難度大、成本高,故與陸上風電相比對整機和零部件的可靠性要求更高,行業龍 頭 know-how 優勢在海上將比陸上更加凸顯。

從技術路徑來看,風電有四個技術路徑,直驅、半直驅、雙饋、高速鼠籠。早期雙饋風機和高速鼠籠機組較多,不過隨著技術的發展,目前以直驅和半直驅為主。

直驅式風機機構簡單,維護成本低,主要應用于陸上風電。并且陸上風電功率比海上風電低,軸承壓力較小,所以不需要齒輪箱,機械效率較高。海上風電一般功率較大,對軸承的壓力更大,需要配套齒輪箱,降低軸承壓力。這也就意味著,齒輪箱分攤掉了部分軸承的壓力,屬于核心承重件。

從成本來看,齒輪箱也屬于風電的核心零部件。根據德邦證券統計,齒輪箱約占風電機組11%成本,僅次于葉片,價值量甚至高過發電機。

在快速成長的行業內,整個產業鏈環節中價值量最高的環節無疑是最好的投資。盡管葉片環節的成本高達17%,但葉片環節主要生產企業有中材科技、時代新材、天順風能等企業,明陽智能等整機廠商也有葉片業務。而齒輪箱環節早些年多數為外資,近幾年正在逐步國產替代,國產企業僅中國高速傳動和杭齒前進兩家。從格局上來說,齒輪箱競爭格局更好。

對于雙饋和半直驅海上風電機組,齒輪箱可靠性是決定 MTBF(平均無故障工作時間)的核心零部件,而海風用齒輪箱售價與陸上差別不大,只有具有成本優勢和大量經驗積累的行業龍頭有望在海上風電市場打開局面。

中國高速傳動齒輪箱業務快速增長

據智通財經APP了解,中國高速傳動主要業務包括風電齒輪傳動設備、工業齒輪傳動設備、軌道交通齒輪傳動設備以及貿易業務。

上半年,公司實現銷售收入106.0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3.9%;歸母凈利潤為7.23億元,同比增長139%。其中風電齒輪傳動設備業務實現收入61.92億元,同比增長32.1%。毛利率方面,由于受到新增商品貿易業務影響,毛利率從21.5%(2020年上半年無商品貿易業務)降低至17.0%

借著強大的研究、設計 和開發能力,中國高速傳動的產品已覆蓋1.5MW、2MW、3MW、4MW、5MW、 6MW、7MW及8MW風電傳動設備,產品技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同時,各類產品已大批量供應國內及國外客戶,GE Renewable Energy、Siemens Gamesa Renewable Energy(西門子)、Vestas及Suzlon等國際知名的風機成套商均為公司的客戶。

再看杭齒前進,2020年年報顯示,公司4XMW的研發僅僅在初步方案,全年風電傳統產品營收5.76億元,毛利率僅6.84%,遠低于中國高速傳動。相比之前中國高速傳動具有絕對優勢。

從估值來看,截至2021年9月15日收盤,中國高速傳動僅122億港幣市值,PE(TTM)僅8倍,相比于A股一些風電零部件企業估值明顯低估。作為風電核心零部件廠商,隨著海上風電強闖以及后續海上風電平價,中國高速傳動營收凈利潤會再創新高。

本文轉自智通財經,如要了解詳細內容可以訪問原站查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