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賈克斯財經網>香港股市>“四遞表”的中國口腔醫療:扎根溫州,但心懷擴張
点差低至0.1点点差低至0.1点,市场上最低的手续费。
0.25秒执行交易平均0.25秒执行订单及每秒执行高达5,000订单
双重牌照监管澳洲ASIC监管及毛里求斯FSC监管
5級深度ECN流动性机构经纪商提供多达5级深度ECN流动性

“四遞表”的中國口腔醫療:扎根溫州,但心懷擴張

“四遞表”的中國口腔醫療:扎根溫州,但心懷擴張

“顏值經濟”盛行之下,大眾也越來越重視自己的“這一口牙”。

以前,人們去口腔醫院更多的是為了口腔健康;如今,隨著消費逐步升級,大多數人則是為了牙齒“美感”進入口腔醫院或者其他醫美機構。所以可以看到,在這一趨勢下,口腔消費的分類也愈來愈細分,從正畸、修復、種植、兒童口腔等口腔治療領域逐步擴大洗牙/潔牙、牙齒美白、牙貼面等口腔保健領域。

大眾的熱情顯然也助推了資本對這一行業的重視:近年來,大量的資本開始涌入口腔醫療行業,據企查查發布的《近十年口腔牙科賽道投融資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口腔牙科賽道的融資金額已達29億元人民幣,融資事件達26起。

值此之際,于9月2日向港交所遞表的中國口腔醫療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國口腔醫療”),或許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不錯的觀察角度。

據悉,中國口腔醫療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彼時其創始人王曉敏開了一家名叫“中央牙科診所”的口腔醫院,發展至2011年,該診所開始為各年齡段的個人提供牙科服務,隨后逐漸擴大業務,擁有溫州醫院、鹿城醫院、瑞安分院、蒼南醫院4家口腔醫院,目前該公司已成為溫州最大的民營口腔醫院。

需要指出的是,這算得上中國口腔醫療第四次遞交上市招股書了,此前該公司分別于2020年2月、2020年8月和今年2月向港交所遞表,但均以失敗告終。

接下來,不妨結合行業市場空間進一步探討,“四遞表”的中國口腔醫療在口腔醫療賽道的真實實力究竟如何?

扎根溫州

雖然中國口腔醫療名字帶有“中國”二字,但實際上該公司是一家囿于溫州的口腔醫療公司。

智通財經APP觀察到,中國口腔醫療的業務主要依托運營4家民營牙科醫院展開,即溫州醫院、鹿城醫院、瑞安分院、蒼南醫院這幾家醫院。需要指出的是,這四家醫院則分別位于位于溫州及其下轄的鹿城區、瑞安市和龍港市,因此這也就意味著該公司的業務僅僅局限于溫州。

(圖片來源:中國口腔醫療招股書)

當然,偏安溫州的位置布局也塑造了中國口腔醫療在溫州口腔醫療界“扛把子”氣質。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披露,按2020年收益計,該公司是溫州最大私人牙科服務提供商,在溫州民營及整個牙科服務市場的市場份額分別約為23.8%(超過2020年溫州第二至第五大私人牙科服務提供商的總市場份額)及12.3%。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囿于一隅”的局限性,中國口腔醫療的營收規模相較于通策醫療等大型口腔醫療而言則要小得多。

據招股書數據披露,2018至2020年,該公司分別錄得營收為0.74億元、0.83億元、0.85億元,逐年攀升。雖然呈現不斷攀升的態勢,但該公司的營收水平相較于“牙茅”通策醫療來說還相差甚遠,據悉通策醫療同期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5.5億元、19.3億元、20.9億元。截至2021年5月31日,中國口腔醫療的營收繼續攀升,同比增長52.2%至0.34億元。

拆分業務結構來看,可以看出看出,該公司的收入來源主要來自口腔綜合治療科。據悉,中國口腔醫療集團的業務主要涵蓋口腔綜合治療科、牙齒正畸科、口腔修復科及種植牙科4個牙科領域,截至2021年5月31日這四大業務分別實現營收為1314.3萬元、875.1萬元、666.1萬元、344.9萬元,占總營收比重分別為38.2%、25.4%、19.4%、10%。

(數據來源:中國口腔醫療招股書)

需要注意的是,相較于不斷攀升的營收水平,中國口腔醫療的凈利潤表現則比較波動:2018年至2020年,該該公司凈利潤分別為2256.1萬元、1546.3萬元、1498萬元,整體表現較為波動。截至2021年5月31日,該公司錄得凈利潤為799.8萬元,去年同期凈虧損則為329萬元。

與此同時,除了凈利潤表現較為波動之外,中國口腔醫療近兩年還錄得不同程度的流動負債凈額,恐將會促使其面臨一些流動資金風險。

從招股書披露的數據來看,2019年、2020年、2021年前5個月,該公司分別錄得流動負債凈額為564.1萬元、367.2萬元、1086.3萬元。對此,該公司提示風險稱,“流動負債凈額或負債凈額狀況令公司面臨流動資金風險”。具體而言,其日后的流動資金、支付貿易及其他應付款項將主要取決于從經營活動產生足夠現金流入的能力,倘該公司的經營所得現金流量短缺,則公司的流動資金狀況可能會受到不利影響,進而可能對整體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不過,雖然中國口腔醫療的整體業績表現中規中矩,但其毛利率水平還是一如既往地顯現出牙科行業的“吸金效應”:據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 ,該公司分別實現毛利率為56.2%、54.4%、59.9%,雖然有所波動,但仍維持一定的高水準。

基于上來看,不難發現,中國口腔醫療的基本面雖存有一些“小瑕疵”,但毛利率較高的表現還是凸顯了其不容忽視的吸金能力。

“口腔經濟”火熱,不止于“溫州”?

不得不說的是,隨著口腔保健意識逐漸覺醒,我國的口腔醫療行業的“朝陽潛質”也越來越凸顯了。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早在2019年,我國口腔醫療市場規模便突破了千億大關,達到1035億元,而且復合增長率還為16.12%。更有甚者的是,有報告指出,“顏值經濟”時代下,種植和正畸這兩座“金礦”,潛在市場規模或達到2000億元。

那么,將目光聚焦到溫州口腔醫療行業,這一行業的市場空間表現又如何呢?

據招股書披露,在消費升級及牙科保健意識不斷提高,利好政策頻頻驅動之下,溫州地區的牙科服務市場也呈現快速擴大的趨勢: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顯示,溫州地區的牙科服務市場到2025年預計達到12.59億元,其中民營牙科醫院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3.67億元較2020年1.9億元翻了將近一倍。

(數據來源:中國口腔醫療招股書)

此外,滲透率上,不僅溫州這一地區,全中國亦存有較大的增長空間。據招股書數據顯示,與2020年香港、日本、臺灣、美國、韓國等其他地區每百萬人口牙醫人數約354人至837人相比,溫州及中國每百萬人口牙醫人數僅分別為191人及175人。同樣地,2020年中國牙科服務滲透率為24.0%,遠低于美國等其他地區。因此,這也就意味著,中國牙科服務市場仍具有的滲透空間。

基于上述龐大的市場空間催化,中國口腔醫療似乎也不將發展的腳步止于溫州地區了。

智通財經APP觀察到,該公司在招股書中指出,在鞏固原有的溫州市場基礎上,公司還計劃杭州、寧波或上海尋求收購機會,擬將收購一家民營牙科醫院拓展新的市場。公司預計擬收購的醫院將有1500平方米至3000平方米建筑面積,牙醫20名至25名,每年逾1萬人次患者就診,每年的營業收入500萬元至2000萬元。公司還將基于在溫州的牙科服務業務經驗,于2年內投資1330萬元至1600萬元在新的地區成立約7家牙科診所組成的連鎖機構。

事實上,中國口腔醫療這一做法也實屬“明智之舉”,畢竟想要實現真正的規模化,“走出溫州”才是第一步。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正所謂“水大魚多”,口腔醫療行業雖然大有可為,但競爭壓力也不容小覷。

除了受通策醫療等大型口腔醫療企業規模壓制之外,還將面臨著眾多中小型口腔醫療機構的沖擊——據國家衛健委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共有約885家口腔專科醫院、3000余家綜合醫院口腔科、75000余家口腔專科門診。

在此背景下,該公司也在招股書中直言競爭壓力:“公司經營業務所在的行業競爭十分激烈,倘未能成功與新加入或現有競爭對手抗衡競爭,公司的業務、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可能受到不利影響。

本文轉自智通財經,如要了解詳細內容可以訪問原站查詢。

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