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賈克斯財經網>美國股市>道達爾(TTE.US)拿下伊拉克巨型油氣項目,是否背離其能源轉型承諾?
点差低至0.1点点差低至0.1点,市场上最低的手续费。
0.25秒执行交易平均0.25秒执行订单及每秒执行高达5,000订单
双重牌照监管澳洲ASIC监管及毛里求斯FSC监管
5級深度ECN流动性机构经纪商提供多达5级深度ECN流动性

道達爾(TTE.US)拿下伊拉克巨型油氣項目,是否背離其能源轉型承諾?

道達爾(TTE.US)拿下伊拉克巨型油氣項目,是否背離其能源轉型承諾?

9月6日,道達爾能源公司(TTE.US)其公司網站宣布:在伊拉克總理的見證下,公司首席執行官潘彥磊(Patrick Pouyanné)與伊拉克石油部部長伊霍桑(Ihsan Ismaael)于前一日在巴格達成功簽訂投資伊南部大型油田、天然氣利用、海水淡化和太陽能發電的一攬子“能源綜合利用”項目。項目總投資預計高達270億美元!

這應是2014年國際油價進入斷崖下跌、全球油氣市場進入新一輪周期以來,國際石油巨頭與資源國政府簽訂的最大一筆油氣開發與利用及相關公用事業項目;也是自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和能源轉型加速、各大能源公司紛紛出臺碳中和目標和行動方案以來,首個涵蓋油田開發、天然氣利用、發電和水處理的特大型能源開發項目。

道達爾公司一直是油氣界的翹楚,其自主勘探能力、大型天然氣與LNG運作能力、深水超深水作業能力均“傲視群雄”。僅在過去的五年,道達爾就相繼在南非海域、塞內加爾、東地中海取得特大發現;會同中國石油(00857)、中國海油(00883)等國際合作伙伴“奮進”北極,在俄羅斯北極亞馬爾半島合作開發巨型氣田及和建設相關LNG項目;在巴西鹽下超深水盆地干得風生水起;強勢進入東非莫桑比克魯伍馬深海1區、總投資約為200億美元的大型天然氣及LNG項目,并取代美國安納達科公司(AEUA.US)成為項目作業者。

人們常說“船大難掉頭”。但道達爾這家傳統石油巨頭在能源轉型上也顯得十分靈活。2020年以來,歐洲能源轉型進一步加速,緊隨BP之后,道達爾公司宣布了相對激進的能源轉型和碳中和計劃。今年五月,道達爾“義無反顧”將公司名字由“道達爾石油”(TotalOil)改為“道達爾能源”(TotalEnergies),而且“能源”一詞采用了復數形式,表明了道達爾未來將成為多種能源(包括電力)生產供應商的意圖。

這次,道達爾公司大舉進入“極高安全風險”的伊拉克,意欲何為?其大規模投資于伊拉克石油與天然氣項目的“碳足跡”行為,是否有悖于其關于徹底轉型、在2050年實現“凈零(Net Zero)”碳排并奔向大型多元化能源企業的戰略目標?

圖片

(道達爾早年在伊拉克北部的石油開發)

1 道達爾在伊拉克的“碳足跡”和此項“超級工程”的基本情況

道達爾對伊拉克并不陌生,可謂伊拉克石油市場最早的外國投資者之一。早在上世紀20年代中東石油開發起步時,道達爾便在伊北部基爾庫克大油田進行投資活動,那也是道達爾的發家之地;上世紀50年代中東石油國有化運動后,道達爾離開了伊拉克;到了70年代,伊拉克又重新把道達爾等外國石油公司“請”了回來,道達爾陸續開發了Buzurgan(波祖干) 和 Abu Ghirab (阿布-古拉卜)油田項目;兩伊戰爭、海灣戰爭和隨后的伊拉克遭遇聯合國制裁時期,道達爾再次離開伊拉克;趁2008年伊拉克戰后石油市場重新開放和對外招標之際,道達爾再次“回歸”并參與了中國石油主導作業的Halfaya(哈法亞,目前該項目作業產量水平40萬桶/日左右)油田開發,擁有22.5%的權益。

而這一次,在伊拉克受美軍徹底撤離阿富汗影響而驚魂未定之際,在伊斯蘭國(IS)有死灰復燃跡象的敏感時期,以及在埃克森美孚(XOM.US)和BP(BP.US)等國際同行計劃退出的困難時刻,道達爾公司徹徹底底當了一把“逆行者”,大踏步進入伊拉克。在伊拉克最大的油氣開發與能源綜合利用項目上“一舉奪魁”,不虧老牌頂尖能源巨頭的風范。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項目,如此吸引道達爾?

此次簽署的能源綜合利用項目協議包括拉塔維(Ratawi)油田開發、Ratawi及附近油田天然氣中心處理廠建設、海水淡化工程以及太陽能發電四個子項目,具體而言:

Ratawi油田開發工程。Ratawi油田位于巴士拉南部,系伊拉克主要的待開發油田項目之一,早在1950年就被發現,但由于資金缺乏和地質條件相對復雜等因素,該油田一直未進行有效開發(這也說明,在伊拉克比Ratawi儲量大、條件好的油田有很多)。在伊南方石油公司(SOC)自身努力下,該油田于2007年投產,目前產量水平為8.5萬桶/日。道達爾公司進入后,預計該油田的高峰產量將達到21萬桶/日(年產1050萬噸)。

Ratawi天然氣中心處理廠項目。該天然氣處理廠主要是處理來自Ratawi、West Qurna 2(西古爾納2)、Majnoon(馬吉倫)、Tuba、Luhais等5個油田的伴生氣。處理能力60億方/年,投資約50億美元。建成后將生產50億方/年干氣、1.2萬桶/日凝析油、以及3000噸/日的液化石油氣(LPG)。該項目生產的干氣將用于發電,可部分替代目前用于發電的原油。該項目的一大優勢是,其天然氣生產成本約為1.5~2美元/MMBtu,大幅低于目前從伊朗進口的8美元/MMBtu的天然氣價格。

海水淡化工程。我們知道,伊拉克的主力油區在該國南部,而南部地區各大主力油田的開發大多已進入中后期,需要通過“注水”增加油藏的驅動力進行二次采油,以提高油田采收率。但伊南部淡水資源嚴重不足,于是將附近海水進行淡化作為注水水源就成了一項迫在眉睫的工作(不能直接注海水,海水礦化度高,會“污染”地層和“傷害”油層)。按照此次與道達爾簽訂的合同,該注水項目處理能力預計為500萬桶/日,可擴展至750萬桶/日,投資約30億美元。

太陽能發電工程。道達爾承諾會在伊拉克南部加大非化石能源投資,核心便是該光伏發電項目。該項目產能為1GW(吉瓦),投資約10億美元。所生產電力的平準生產成本將比現有發電成本低45%。

該能源綜合利用項目的合同期30年,總投資270億美元,其中三分之一(約100億美元)將發生在前10年。伊拉克石油部長伊霍桑表示,基于50美元油價測算的話,此次簽署的一系列協議預計將為伊拉克帶來950億美元的收益。

圖片

(道達爾的能源轉型目標計劃)

圖片

(伊南部油田上空的“火炬”)

2 道達爾在伊拉克的行為,是否有悖于其能源轉型的承諾?

如果進一步挖掘道達爾與伊拉克政府簽訂的協議,可以看出,該能源綜合利用項目是一項化石能源與非化石能源“混搭”的特大型工程。該工程的設計非常巧妙,既考慮了伊拉克的大型油田開發,又把油田的伴生氣有效利用起來(以便消滅油田上空燃燒了數十年的“火炬”);既通過海水淡化提升了油田的生命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又通過太陽能發電為油田和相關公用事業工程提供電力。可謂“一舉多得”。

但明眼人一看便知,該項目的主力投資依然是以石油天然氣為主的“化石能源開發”,太陽能項目只不過是一個“點綴”。此舉是否違背歐洲當前的低碳環保政策和道達爾公司關于“碳中和”的承諾?

近年來,受歐盟與法國氣候政策的影響,道達爾的能源轉型戰略變得更加積極主動。公司在今年年報中正式提出了“大能源戰略”(Broad Energy Strategy)的概念。該戰略框架下,道達爾將分三步走:第一步先成為全球領先的天然氣公司,第二步成為盈利能力良好的天然氣發電公司,最后再逐步轉型為發展各類新能源的全球頂尖能源公司。

總體來看,道達爾的多元化能源公司(Energies)建設以主動向新能源領域布局為主,同時重視與延伸天然氣業務,力圖在全球低碳化與能源轉型中獲得主動權。道達爾計劃在2030年,將公司石油產品的銷售額減少約30%,并將公司的銷售組合將變成30%的石油產品,5%的生物燃料,50%的天然氣和15%的電力業務。

道達爾的戰略非常明顯,先抓住天然氣這一低碳能源,做大天然氣業務,同時涉足其他零碳能源業務,以到2050年實現完全碳中和(范圍1+范圍2+范圍3)和凈零排放。但伊拉克這個能源綜合利用工程依然是化石能源占大頭的項目,從實際行動方案來看,并不利于道達爾有效落實其低碳戰略。

我們不能說道達爾“說一套、做一套”。而是在確保公司業務增長、盈利能力和低碳轉型等諸多“約束性條件”下采取的一種統籌平衡策略。畢竟,石油巨頭體量巨大,在轉型時需要尋找一個能夠容納下其規模并保證投資回報率的市場。而伊拉克正是這樣的一個市場。

從道達爾公司對外釋放的信息來看,公司在竭力說服公眾,伊拉克這個能源綜合利用項目是符合公司發展戰略的。正如CEO潘彥磊所言:“該項目完美地展示了道達爾新的可持續發展模式,我們是一家多元能源公司,通過天然氣和太陽能的綜合利用來支持伊拉克的能源轉型,并滿足本地不斷增長的電力需求。該項目還展現了道達爾成功利用其在中東這個生產成本最低油氣富集地的獨特地位和杠桿效應,來獲得大型可再生能源項目機會的能力。”

3 道達爾大舉進入伊拉克,于其他外國投資者而言是個利好

近年來,伊拉克的整體投資環境有明顯惡化趨勢。

一方面,伊拉克的安全風險高企一直是個大問題。前幾年伊斯蘭國是主要的安全威脅;后來伊朗支持的什葉派民兵武裝力量和美軍的沖突不斷,給外國投資者帶來嚴重安全風險;近來則是油田附近社區和部落居民游行示威和鬧事事件不斷增多,堵門堵路經常發生,這種“勒索式”襲擊給外國石油公司增添了無盡煩惱。

另一方面,伊拉克的整體營商環境也在變差,伊拉克政府有強烈經濟民族主義傾向,堅持嚴苛的合同條款,大幅拖欠對外國石油公司的欠款,并且利用民族主義將民生惡化的“禍水”潑在外國石油公司身上。這導致數家歐美石油巨頭萌生了退出伊拉克市場的念頭。

伊拉克市場自2008年重新開放以來,中國石油公司大舉進入,目前在伊拉克市場上投入最多、產業鏈最長、產量規模最大的依然是中國公司,而一旦歐美石油公司悉數退出,意味著中國企業將獨自面對伊拉克不斷高企的政治、經濟和安全等風險。

現在,道達爾這一歐洲老牌能源巨頭的進入,意味著伊拉克整體上依然是一個相對穩定可靠的投資目的地,這相當于給中國在伊企業吃了顆“定心丸”。于伊拉克政府而言,留住美歐企業,是伊拉克具有吸引力投資環境的力證。不管哪個政府上臺,都希望發展本國經濟、造福本國人民。

最后,清泉想說,270億美元如此巨額的投資,如此龐大的能源綜合利用項目,想必道達爾公司不會“獨自承受”,預計會吸納國際同行加入。通過多方參與的“聯合體”投資和運營大型油氣項目一直是國際慣例,也是分擔風險和合規運營的最佳途徑。目前,在伊拉克比較有實力的有中國石油、埃克森美孚、BP、中國海油和俄羅斯盧克石油等企業,也許,它們當中的1~2個有望成為道達爾公司在該項目上的合作伙伴,也許道達爾會邀請新的尚未涉足伊拉克市場的合作伙伴加入。

不管怎樣,在中東這樣一個全球“碳足跡”最顯著地區,開展能源綜合利用項目,是一個新的嘗試,也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希望中國同行能從中對標和學習,在保持自身業務規模和有效發展的同時,更加堅定地推進能源轉型和“零碳”發展。

本文選編自“清泉能源SpringEnergy公眾號”,智通財經編輯:秦志洲

本文轉自智通財經,如要了解詳細內容可以訪問原站查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