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賈克斯財經網>香港股市>新股解讀|安源種業二次赴港:小海參也可以做出“大生意”?
点差低至0.1点点差低至0.1点,市场上最低的手续费。
0.25秒执行交易平均0.25秒执行订单及每秒执行高达5,000订单
双重牌照监管澳洲ASIC监管及毛里求斯FSC监管
5級深度ECN流动性机构经纪商提供多达5级深度ECN流动性

新股解讀|安源種業二次赴港:小海參也可以做出“大生意”?

新股解讀|安源種業二次赴港:小海參也可以做出“大生意”?

海參大戶開啟了二次赴港的旅程了。

11月30日,據港交所官網披露,海參苗養殖戶安源種業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安源種業”)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書,建泉融資有限公司為獨家保薦人。值得注意的是,這是該公司第二次遞表港交所主板,此前于5月21日遞交的申請現已失效。

有意思的是,作為一家水產養殖公司,安源種業闖關上市的背后似乎卻籠罩著一層“不被信任”的薄霧。

說起來也不怪它,畢竟“前車之師”獐子島扇貝跑路的故事實在太讓投資者印象深刻了。

據智通財經APP獲悉,自2014年到2020年,每逢財報公布,獐子島的扇貝們就會上演跑路劇情——6年的時間里,共有4次扇貝或死亡,或逃走,直至2020年6月證監會調查結果出爐,這場“扇貝跑路連續劇”才以獐子島確存有業績造假行為而告終。

而不止獐子島,曾經轟動全國的“藍田股份造假事件”的藍田股份也是做農副水產品的。據了解,成立于1992年的藍田股份,曾在中國股市創造了長盛不衰的績優神話,但沒想到2002年因涉嫌財務造假,多名管理人員被拘傳,公司隨后也被強制停牌,目前已退市。

可以說,基于上述事件,投資者對于農業水產股已經產生了一定的“敬畏”之情了。

接下來,不妨撥開這一層“不被信任”的迷霧,透視安源種業招股書,來看看該公司的海參生意真的是一門好生意嗎?

海參大戶,幼苗毛利高達80%

據智通財經APP了解,安源種業成立于2006年,來自于山東煙臺,旗下擁有三個生產基地,即山東第一生產基地、山東第二生產基地以及遼寧生產基地。

截至目前,該公司已經發展成為國內領先的海參苗生產商之一——按銷量計,于2020年,安源種業是中國最大的海參苗生產商,售出約962300公斤的海參苗,市場份額為5.4%;按水產養殖水體計,安源種業亦是最大的海參苗生產商,截至最后實際可行日期,車間的水體合共約為101900立方米。

由此可知,在海參養殖界,安源種業也可以說是具有一定的市場地位了。

較高的市場地位也為安源種業的業績增長創造了先決條件。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該公司營收逐年增長,分別為1.67億、1.99億和2.14億,逐年增長。截至2021年上半年,該公司營收同比增長約62%至1.14億元。

拆分收入結構來看,安源種業的收入主要來自于四類產品的銷售,即海參幼體、幼參(包括小幼參及大幼參)、海參苗飼料及其他產品(包括初加工海參產品及成參)。其中,幼參是主要收入來源,占總收入比保持在80%這一水平線附近。

(數據來源:安源種業招股書)

凈利潤方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生物資產公平值調整前,安源種業分別實現凈利潤為7662.8萬元、9074.6萬元、9566.7萬元及3726.2萬元,亦逐年增長。

與此同時,從毛利及毛利率表現來看,安源種業的盈利水平也不算低。

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生物資產公平值調整前,該公司的毛利分別為1.10億元、1.31億元、1.50億元及0.73億元,同期毛利率則分別約為65.9%、65.7%、70.3%及63.5%。

細分來看,安源種業的毛利率之所以比較高,主要在于其主營產品幼參的平均售價及毛利率水平較高。

具體而言,自2018年以來,該公司幼參平均售價便一直保持著增長態勢。其中,每斤小幼參的售價從2018年的164元逐漸上漲至2020年的204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1.5%,受此影響,其毛利率也從2018年的81.7%提升至2020年的87%。

而另一主營產品大幼參的平均售價雖然表現波動,但毛利率水平也不低——每斤售價從2018年的95.5元降至2020年的83.5元,毛利率水平則一直保持在68%附近,2018年至2020年毛利率分別為68.5%、67.9%及68.2%。

(數據來源:安源種業招股書)

基于上可見,作為海參大戶的安源種業的確正在用整體毛利率保持在60%這一水平線之上這一實際表現證明海參的確是一門可以賺錢的“好生意”。

面臨放緩“雙重打擊”,任重而道遠

雖然海參是一門毛利率水平較高的生意,但安源種業目前似乎正面臨著來自行業、自身增速放緩的“雙重打擊”。

據灼識咨詢數據顯示,國內的海參養殖業的產值從2015年的208億元增至2020年的300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約為7.6%,并預計至2025年市場規模增至424億元,2020年至2025年復合增長率約為7.2%,增速稍有所放緩。

相較于整體海參養殖業微微下滑的市場增速,海參苗養殖業的市場增速則下滑的較為明顯:按銷售收益計,海參苗養殖業的市場規模由2015年的約16億元增加至2020年的約33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約為15.6%,預計至2025年市場規模將增至45億元,2020年至2025年復合增長率約為6.4%,增速放緩明顯。

(數據來源:安源種業招股書)

而行業增速放緩之際,安源種業也面臨著自身營收增速放緩的問題:2018年至2020年雖然營收逐年攀升,但其增長速度已現放緩態勢,2019年和2020年營收分別同比增長19%和7%。

此外,在這個背景之下,安源種業也面臨著較大的競爭壓力。據招股書數據披露,目前海參苗養殖市場極為分散,有1000多個海參苗養殖戶。就海參苗的銷量而言,安源種業于2020年在海參苗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僅為5.4%,而前五名頭部企業的市場份額也才不到10%,整體而言這些頭部企業雖排名靠前,但實際上尚未形成一定的規模優勢。

(數據來源:安源種業招股書)

而除了競爭壓力較大之外,和靠天吃飯的農業一樣,安源種業也避免不了“靠海吃飯”的局限性。

其在招股書中提示風險稱,公司的三個生產基地目前均位于海邊,因此易受海嘯及風暴潮破壞,而公司的運營可能因此而受干擾。一旦生產基地出現任何意外或長時間營運中斷,公司或會無法及時向客戶交付產品,進而對公司的業務、營運、產量、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有重大不利影響。

在上述發展挑戰的刺激下,安源種業也意識到了自身的不足,開始準備赴港募資謀擴張。

據招股書披露,安源種業此次所籌集的資金將主要用于收購八角灣海洋經濟創新區一副面積約267,000平方米土地的土地使用權作為“第四生產基地”。此外,部分資金將用于在第四生產基地土地建設第四生產基地。隨著第四生產基地逐步建立,該基地將滿足安源種業不斷增長的幼參需求以及及進一步擴大該公司的市場份額。

不過,由于目前安源種業手頭并不寬裕。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經營活動所得現金凈額分別為0.77億元、0.52億元、1.05億元,年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為0.23億元、0.18億元、0.66億元。

與此同時,安源種業目前還面臨著應收賬款較高的風險,或進一步加劇其現金流緊張的局面。

2018年至2020年,其貿易及其他應收款項分別約為0.35億元、1.02億元及1億元,應收賬款水平相對較高;與此同時,平均貿易應收款項周轉天數也不斷拉長,期內平均貿易應收款項周轉天數分別為41.4天、94.2天及113.9天。

基于此,似乎也就不難理解安源種業借助上市募資謀擴張這一“輸血”方式了。

綜上種種,不難看出,雖然安源種業做的海參生意是一門能夠賺錢的“好生意”——畢竟只要海參這一食材在中國的餐桌上地位不變,該公司的收入來源就是穩的。但事無絕對,行業及營收增速放緩、“靠海吃飯”等局限性也在一定程度顯露了其任重而道遠的闖關之路。

本文轉自智通財經,如要了解詳細內容可以訪問原站查詢。

相关内容